贝多芬(2)


  贝多芬乐圣的故事
  欣然忘食
  钢琴 一天,贝多芬来到一家饭馆用餐。点过菜后,他突然来了灵感,便顺手抄起餐桌上的菜谱,在菜谱的背面作起曲来。不一会儿,他就完全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之中了。侍者看到贝多芬那十分投入的样子,便不敢去打扰他,而打算等一会儿再给他上菜。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侍者终于来到贝多芬身边:“先生,上菜吗?”贝多芬如同刚从梦中惊醒一般,立刻掏钱结帐。侍者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先生,您还没吃饭呢!”“不!我确信我已经吃过了。”贝多芬根本听不进侍者的一再解释,他照菜单上的定价付款之后,抓起写满音符的菜谱,冲出了饭馆。
  日有进境
  晚年的贝多芬有一次听到一位朋友弹奏他的《c小调三十二变奏曲》。听了一会儿,他问道:“这是谁的作品?”“你的。”朋友回答说。“我的?这么笨拙的曲子会是我写的?”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啊,当年的贝多芬简直是个傻瓜!”歌德评论席勒的话,完全适用于贝多芬:“他每星期都在变化,在成长。我每次看到他时,总觉得他的知识、学问和见解比上一次进步了。”有一时期,贝多芬甚至想毁掉他青年时期所作的歌曲《阿黛莱苔》和《降E大调七重奏》(作品20号)。这绝不是偶然的,象贝多芬这样,真可以说是“五十而知四十九之非”了。
  令敌手剽窃无门
  贝多芬在18岁时(1788年)和波恩的勃劳宁一家交上了朋友,这一家的女儿埃雷奥诺勒(1772-1841)和儿子罗伦茨(1777-1798)跟贝多芬学习钢琴。1792年11月,贝多芬离开波恩去维也纳。由于离别前发生了一场争吵,贝多芬到了维也纳以后有一年没有和埃雷奥诺勒通过信。1793年,他把在维也纳出版的第一部作品(其中一部分是在波恩写的)题献给了埃雷奥诺勒。这部作品就是以莫扎特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第一幕中费加罗的咏叹调为主题的小提琴和钢琴变奏曲。1793年11月2日,贝多芬写给埃雷奥诺勒的信里,在谈到尾声中钢琴部分技术艰难的颤音时说:“维也纳有些人在晚上听了我的即兴演奏后,第二天就会把我的风格上有某些特色的东西记录下来,算作他们自己的东西而沾沾自喜。要是我没有看穿他们的这种行径,我是不会写这类曲子的。我知道他们的曲谱很快就要出版,所以我决定先发制人。但我还有另一个理由:我想难倒那些维也纳钢琴家,其中有几个是我的死敌。我要用这个来回敬他们,因为我料到,我的变奏曲将会到处和那些所谓的先生们狭路相逢,使他们显出一副狼狈相。”不久以后,贝多芬在大庭广众之下演奏了这个曲子,显示了他那高超的钢琴技巧。
  严谨的作曲态度
  门德尔松曾将贝多芬的一份手稿公之于众。在这张稿纸上,有一处改了又改,竟贴上了十二层小纸片。门德尔松将这些小纸片一一揭开,发现最里面的那个音符(即最初的构想)竟然与最外面的那个音符(第十二次改写的)完全一样。想当初,我国北宋文学家王安石,曾为一句“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的“绿”字煞费苦心,也曾设想过几十种方案才最终定稿。正是由于古今中外的杰出艺术家们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创作精神,才使后人欣赏到如此动人的艺术精品。作曲对于贝多芬而言,是一项十分艰苦的工作。他写作歌剧《费德里奥》时,为其中的一首合唱曲先后拟定过十种开头。人们熟悉的《命运交响曲》第一乐章的主题动机,也曾在他的草稿中找到过十几种不同的构想。贝多芬常常揣着笔记本,在散步时也从不忘记将突发的灵感记录下来。这一点又极像我国唐朝诗人李贺。
  贝多芬与前辈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 “交响乐之父”海顿曾是贝多芬的恩师,但这对师生之间由于见解不同,常常发生不和。海顿十分欣赏贝多芬的才华,但无法容忍贝多芬那种大胆的创新精神和桀骜不驯的性格。因此,两人的分手是迟早的事情。
  德国大文豪歌德与贝多芬于1812年在波西米亚相会,共同度过了一个月的时光。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并未建立起友谊。贝多芬热烈佩服着歌德的天才,可对歌德的某些做法却不能容忍。一天,他们一同出去散步。在路上远远看到了奥地利皇后率领着一群皇室成员与他们相向而行,歌德不顾贝多芬的一再劝阻,立刻恭恭敬敬地站到了路边。贝多芬对歌德说:“您大可不必这样做。贵族们的派头是愚蠢的,只能显示出他们的庸碌无能。……他们可以把勋章别在任何一个人的胸前,但这人决不会因此变得更优秀些。他们也许能使一个人成为七品或三品文官,但在任何时候也造就不出歌德或贝多芬来……”然而歌德不仅仍拘谨地立在路边,而且面部开始显现出谦卑的微笑。贝多芬意识到,无论他再说什么都是徒劳的。于是,他抬头挺胸继续向前走去。结果奥地利的皇后和皇太子认出贝多芬后,反倒率先向贝多芬打招呼、脱帽致敬。当他们经过歌德身边时,歌德却早已脱帽鞠躬,连头都不敢抬一下。事后,贝多芬痛心地对歌德说:“……您对于他们过分尊敬了。”即便如此,贝多芬对歌德仍是十分崇敬的。人们在他晚年全聋时用的谈话册中发现,他不许别人用轻蔑的口吻谈论歌德;并曾对人表示:为了歌德,他情愿“牺牲十次性命”。然而歌德对贝多芬却终生不能原谅,态度冷淡,有时甚至是无情的,令人十分不解。
  “对猪弹琴”
  蔑视权贵是贝多芬的一贯性格。贝多芬的一位友人——利希诺夫斯基公爵曾邀请贝多芬为住在他的官邸的法国军官们演奏,但贝多芬没有答应。公爵终于板起面孔,变“邀请”为“命令”。但贝多芬不仅毫不畏惧地坚持回绝,而且回家之后,他就把利希诺夫斯基公爵以前送给他的一尊胸像找出来,摔得粉碎。然后,他给这位公爵写了一封信,信中有这样的话:“公爵,您所以成为一个公爵,不过是由于偶然的出身罢了;而我所以成为贝多芬,则完全靠我自己。你这样的公爵现在有的是,将来也有的是,而我贝多芬却永远只有一个!”对于上层社会阔佬们的谄媚,贝多芬一样深感厌恶。贝多芬生活的时代,欧洲盛行一种“收藏名人贴身物品”的风气。曾有一位伯爵夫人向贝多芬索取一束头发做为纪念,贝多芬对此十分不以为然,后来竟用纸包了一束山羊的胡子将那位贵妇打发了。而那位伯爵夫人还蒙在鼓里,以为真的得到了宝贝。有一次,几个贵族幸运地请到贝多芬,一起欣赏他的钢琴演奏。起初,贝多芬的兴致也还不错,可是他在演奏中逐渐发现这些贵族们并不在意他的演奏,而只是想在茶余饭后“装点装点门面”而已。于是贝多芬立刻盖上琴盖,怒气冲冲的留下一句:“我没有兴趣对猪弹琴!”后,拂袖而去。
  贝多芬名人遗迹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贝多芬尽避生在德国,但是自从他22岁离开德国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维也纳。他在维也纳留下了众多的遗迹
  帕斯克瓦拉蒂楼房
  Pasqualatihaus, 这座楼房以房子的主人命名,建造于1791至1798年间。在1804至1815年间,贝多芬曾经多次在这里居住饼。在这里,贝多芬经历了他创作的鼎盛期,他的第4, 5, 6交响曲,第4钢琴协奏曲和歌剧《费德里奥》都是在这里创作的。
  海利根施塔特遗嘱屋
  Heiligenstaedter-Testament-Haus,海利根施塔特当年是维也纳城墙外很远的地方了,如今是维也纳北部高雅的别墅区。在这里,贝多芬在失去听觉的绝望之际,于1802年10月在这里留下了遗嘱,这所故居如今对外开放。
  英雄屋
  Eroica-Haus ,在离遗嘱屋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贝多芬故居,这就是英雄屋,是贝多芬创作《英雄交响曲》的地方。贝多芬的另外一部交响曲《田园》也是在附近的地方创作的。这座故居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座非常有名的新酒酒店。在充满城郊风情的小路上,游客可以领略到贝多芬当年创作的气氛。在这里,人们把贝多芬散步的小路称为《贝多芬小道》,小道的尽头,有一个《贝多芬休息处》。
  贝多芬纪念碑
  Beethovendenkmal ,在维也纳音乐厅对面,有一座贝多芬纪念碑,广场也因此而得名。这座建造于1880年的纪念碑上塑造的是贝多芬的坐像,周围是九个小天使,象征着这位音乐大师的九部交响乐。
  贝多芬墓(魏林格墓地)
  Waehringer Friedhof,1827年,贝多芬去世时被安葬在维也纳北郊的魏林格墓地。1828年,贝多芬的好朋友舒伯特去世时,人们把舒伯特也安葬在此。1888年,两位音乐大师的棺木被一起移到中央陵园。现在贝多芬的墓穴在32A区29号墓穴。贝多芬-后人对其死亡原因的研究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伟大的作曲家贝多芬(1770-1827)无疑是音乐殿堂的圣人,但是关于他的死因一直是研究人员争论的问题。据最近的《贝多芬杂志》报道,维也纳医学院法医学主任克里斯汀那·赖特尔称,贝多芬的内科医生,可能在一个不恰当的疗法中,给贝多芬施用了过量的铅,导致了作曲家死亡。
  贝多芬死后,一位崇拜者剪下了他的一撮头发以作纪念,正是这些头发成了贝多芬死因的凭证。赖特尔医生说,此次他进行的研究是通过贝多芬的头发进行的。
  至于贝多芬的头发的来历,还有一连串的故事。 原来,贝多芬离开人世后几天,世界各地的仰慕者齐集维也纳,瞻仰遗容。他们中间有一位狂热“粉丝”———犹太音乐家菲丁南德·希勒尔。他剪下了贝多芬的一撮头发,以作纪念。
  此后一个世纪,这撮头发被视为宝贝,保存在希勒尔家。直到纳粹德国大屠杀开始,珍贵发丝才被丹麦医生凯·弗莱明接管,而最终由弗莱明的女儿将其拍卖给了四个美国人。至此,后人才得以对贝多芬的头发进行非破坏性的检测,慢慢地积累关于贝多芬死因的重要凭证。
  赖特尔揭示,贝多芬死前几周,体内铅含量与大夫对腹部水肿治疗有关
  赖特尔指出,从1826年12月5日,到1827年2月27日,贝多芬自己在日记中写道“瓦夫鲁赫大夫对我进行了腹水治疗”。从这些资料中可以得知,在1827年3月,也就是贝多芬死亡前四个月,他患上了严重的腹部水肿。安德里亚斯·瓦夫鲁赫大夫对他的腹部进行穿刺,以便吸干水分。就在这位作曲家去世的那张床上,他接受过瓦夫鲁赫大夫的腹部穿刺治疗,每次穿刺治疗都会从腹部抽出7.7-14升的水,虽然这种治疗大大缓解了贝多芬的痛苦。但是,也带来了很糟糕的影响。
  赖特尔认为,通过他对贝多芬头发的研究,证明了这个糟糕影响确实存在。原来,头发在生长过程中从血液里面吸收营养物质,也包括铅等别的物质。赖特尔用光谱分析的办法,探明了贝多芬的两根头发中的化学物质含量随时间而变化。这种变化为贝多芬生命的最后四个月体内的化学物质做了一个日记似的记录。
  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实验,他发现,瓦夫鲁赫大夫对贝多芬进行的腹部穿刺治疗一共进行了四次,而每次治疗结束,贝多芬头发中的铅含量就会达到一个高峰。也就是说,缓解腹部水肿的治疗其实加剧了铅中毒。赖特尔仔细琢磨,推测出了故事的一个关键情节:那就是,瓦夫鲁赫大夫在每次穿刺治疗后,会使用一种含铅膏药,敷住伤口。正是这些含铅膏药中的重金属,渗入贝多芬的肝脏,并且日益累积,加剧贝多芬的死亡。
  膏药中的重金属铅并不能导致健康人死亡,但是贝多芬当时已经是重病之身,重金属铅的毒性,在贝多芬的时代已经众人皆知,那么,为什么瓦夫鲁赫大夫会给这位伟大作曲家施以含铅药物呢?难道他想谋杀贝多芬?
  赖特尔为这位大夫辩护。他认为,含铅膏药其实是当时医疗处理中的正常方子,瓦夫鲁赫大夫所使用的膏药,并不能导致健康人的死亡。但是,有一个事实遭到了忽视,那就是,腹部已经水肿的贝多芬,早就不是健康人了。
  1827年3月26日,伟大的作曲家死于奥地利首都时,医生们第一次剖开了贝多芬的腹部,才发现他受到肝硬化的折磨,这可能就是引起腹部水肿的最根本原因。事实上,在他死前几年,他的身体非常糟糕。对于肝脏严重损坏的贝多芬来说,药膏中的铅超出他的承受范围。这些铅渗透到了他那非常不健康的肝脏,并最终导致了该器官的衰竭,加速了伟大作曲家的死亡。
  所以,贝多芬的死亡“是瓦夫鲁赫大夫导致的……当然,我们不能怪罪于瓦夫鲁赫大夫,他无从知道贝多芬已经有一个如此严重受损的肝脏。”赖特尔很宽容地认为。
  美国研究人员通过骨骼检测,发现贝多芬在含铅膏药治疗之前,已经铅中毒。
  美国能源阿岗尼国家实验室的比尔·沃尔士,曾领导他的实验小组,在贝多芬的骨骼碎片中检测到了大量的铅。两年前的骨骼碎片研究,确定了贝多芬多年衰弱的源头是铅中毒,但是当时并没有把铅中毒和瓦夫鲁赫大夫联系起来。这次谈及赖特尔的实验结果,沃尔士认为,赖特尔的“数据有力证明了,贝多芬生命的最后111天接受了大量含铅物质的治疗,这些铅很有可能来自于他的内科医生开出的方子……我觉得,贝多芬的死亡是因为已经铅中毒的身体,又接受了含铅药物治疗。”
  是什么引起了贝多芬之前的铅中毒?原因众说纷纭。
  至于在瓦夫鲁赫大夫对贝多芬进行含铅膏药治疗以前,是什么引起了贝多芬的铅中毒,有人认为是贝多芬常饮用的含铅葡萄酒。还有人认为,贝多芬年轻时候在SPA里喝下了含铅的水,这些金属沉积体内,引发慢性铅中毒。
  还有一个重要线索,在瓦夫鲁赫大夫的日记中,人们发现:贝多芬腹部水肿之前,还有过肝炎史。瓦夫鲁赫大夫使用了一种含铅的盐类药物,对他进行肝炎治疗。专家推测,这些铅在贝多芬的腹内聚集,也会导致持续铅中毒。 莫扎特肖邦
上一篇:百科全书亚里士多德
下一篇:现代实验科学的始祖培根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