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魔坛的希特勒

  历史。又是历史。永远说不尽的历史。中国史、外国史、人类史、自然史,浩如烟海,吾生也有涯,历史也无涯。既然不能穷尽所有的历史知识,那就应该挑选那些对我们特别有借鉴作用的篇章来细细攻读。毕竟,以史为鉴,才是读史的最终目的。先讲讲一位我们对其名字十分熟悉,但对其个人可能并不太了解的近代人物吧,这就是在60年前曾经震撼过整个欧洲的德国政客阿道夫·希特勒。很多现代人简单地把他想象成疯子和魔鬼,但事实真的这么简单吗?这个奥地利人如何能够获取德国的政权?他怎样使德国从一战的废墟中重振雄风?他何以长期受到德国人民的爱戴?他失败的原因究竟又在哪里?我并不想写什么长篇大论,普通历史教材上都有的内容,在这里就不多提了,侧重讲一讲,据我所知,希特勒的某些特点和逸事。
  1、“我的母亲为德国人民生下了一位伟大的儿子。”
  围绕希特勒的许多谜团至今还没有揭开,但他的人生轨迹基本上是清楚的。他年轻时的情况很普通,学习成绩一般化,想当艺术家,但得不到家人的支持。直到父母去世之后,他才得以去维也纳求学,结果却被几个犹太籍教授拒之门外。后来他去了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州,在首府慕尼黑做了些杂事,然后参军入伍,加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希特勒在军队中几乎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他沉默寡言,烟酒不沾,没有什么爱好,显得非常不合群。但对于上级的指示,他坚决服从,作战勇猛,因此获得了铁十字勋章。希特勒引以为荣,终身佩戴着它。后来,他在法国军队的毒气战中受伤,回国休养。还没等到他病愈出院,德国就宣布投降了。原因倒不是因为德国人在战场上输得多么惨,而是因为国内经济崩溃,导致市民暴动,把皇帝赶下了台。总之,包括希特勒在内,德国人普遍输得很不服气。但比起惨造瓜分的盟友奥地利和土耳其,他们的境遇还算可以:只丢失了少量领土和殖民地(包括中国的青岛),然后就是得支付战争赔款。
  战争赔款的数目惊人的大,德国经济很快就陷于破产的境地,而战胜国政~府却死活不肯减免债务。德国人只好靠把他们的货币贬值这种割肉补疮的自杀性政策来苦苦应付,马克在几个月内就变成了废纸,失业率节节攀升。上百万人在街上游荡,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他们连房租都交不起了。骚乱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人民对政~治的兴趣空前地高涨。
  在此期间,被现实扫荡了一切就业幻想的希特勒也开始认真地思考政~治问题。他此时的思想很像是一位典型的愤青,脑子里非敌即友。和当时大多数人一样,他相信有人在蓄意破坏德国经济。只有消灭这些敌人,德国才能重新振兴。这些敌人是谁呢?首先是犹太人,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大量的财富,却宁肯放高利贷,也不愿意拿来创办企业,为社会制造就业机会,为富不仁;他们的服装和信仰与其他德国人格格不入,相互间又结成关系紧密的小圈子,自绝于主流社会;而且他们以前得罪过希特勒,但这并非最主要的问题,对犹太人的迫~害由来已久。其次是英、法、美这些“帝国主义”国家,他们的脑子里只有钱,毫无人道主义观念。持这种观点的并非只有希特勒一人:他很快找到了几个志趣相投的伙伴,秘密组建了一个小政党“德意志工人党”,当时的党员只有7个人。
  想实现伟大的复兴,德意志民族还需要建立足够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它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已经被基本上摧毁了。希特勒和他的同志们为此引进了“雅利安人”的概念,但它被历史界证明是错误的:现代德国人与公元前1500年入侵印度的雅利安人虽然同属印度-日耳曼语系,但相互间充其量只是远亲的关系。不过希特勒他们既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考据学家,“雅利安人”这个词,被他们简单地等同于日耳曼人-罗马帝国的征服者,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肩负着拯救整个欧洲,整个西方的神圣使命。
  要全面了解希特勒思想理论的根源,有两本书不能不读:一是理查德·瓦格纳的剧本《尼伯龙根的指环》,二是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的史评《西方的没落》。前者以浪漫而血腥的笔调塑造了大量日耳曼民族的英雄形象,后者则首次以世界的眼光阐述了人类文明史,并指出西方世界有即将没落的危险,并隐讳地表示日耳曼民族是拯救西方的唯一希望。此外,尼采的“超人哲学”和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思想,都对希特勒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虽然他未必全部通读过这些名著(《尼伯龙根的指环》他肯定读过许多遍),但它们的主体思想在报刊上无处不在。
  “德意志工人党”在1920年改名为“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缩写为NSDAP,简称“纳粹党”,希特勒于1921年当选党主席。随着该党的飞速发展,他有些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事实证明他终身如此),于1923年10月8日发动了“啤酒馆政变”,企图推翻巴伐利亚州现政权,结果被警察轻松地镇~压了下去,16名纳粹党徒被击毙,上千人被俘。希特勒虽然幸运地逃了出来,但看到自己苦心经营数年的政党毁于一旦,他深感绝望,一度打算自杀。但在亲友的劝说下,他最终主动向警察局自首,并以人民英雄的姿态在慕尼黑法院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出色的辩护。全德国媒体都给予此案以极大的关注,希特勒对无能而腐朽的政~府痛快淋漓的批判给广大人民出了一口恶气。虽然被法庭判处5年有期徒刑,但仅仅过了9个月,当局便迫于媒体和人民的压力而将他提前释放,一颗政坛明星从此在德国冉冉升起。
  2、“我的一切成就都是用演讲取得的。”
  1926年,希特勒发表了他毕生唯一的作品《我的奋斗》。由于在二战后遭到严禁,如今已经很难看到此书的全本了,只有其中的某些语句偶尔会被人提起。我们最好不要断章取义,还是从希特勒的演讲录音中寻找他发迹的答案吧。
  希特勒的口才与精力极其惊人,他曾创下了在一年内竞选5个不同的职位,7天内拜访20座城市,一天内公开演讲10次的记录。几乎每次演讲都是脱稿进行,而且针对各地选民关心的不同问题,他演讲的内容也各不相同。在当今这个时代,像他那样的演说家已经很少见了。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巴伐利亚的奥地利人,他的德语普通话能讲得如此标准,实属难能可贵,这也说明了他在演说方面花的功夫。
  希特勒的演讲有很多不同与别人的特点:首先,他在演讲前一定要沉默很长的时间,一直等到群众由闹到静,又从静到叽叽喳喳时,才开始发言;其次,他演讲开始时语调极其平缓,但很快就激昂澎湃起来,伴随着手舞足蹈,还经常掂起脚尖,几分钟内就可以达到歇斯底里的境界;再其次,他的演讲从来不超过半小时,往往只有十分钟左右,在此期间,他不会给听众任何打瞌睡或织毛衣的机会;最后,他演讲的内容相当简洁,提到最多的就是“德意志”、“国家”、“民族”、“振兴”、“正义”、“敌人”、“形势”、“斗争”、“成就”之类的词,从来不引经据典,只谈论现代的事情。在他牙缝里冒出的每一个字都洋溢着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气息,令从幼儿到老者的全体人民都为之热血沸腾,那种疯狂的场面使得文~革都黯然失色。
  让我们来看一段他演讲的摘录:
  “德意志,人民们,同志们。在今年1月,英法等国对我党、我国提出了……、……、……。我坚决地拒绝了他们的这种无理要求!我从不相信外国人的援助!从不!我从不相信那些来自我们国家与民族之外的所谓援助!德意志的未来要靠我们的人民!只能靠我们的人民!德意志人民,神圣的德意志人民,必须用自己的勤劳、智慧、冷静、勇敢来克服一切困难!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能前进,我们的民族才能振兴!那些所谓的外交和非政~治性援助的唯一目的就是破坏我们国家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败坏我们民族的斗争意志!在那些所谓的国际组织和协议里,也隐藏着同样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希特勒领导下的德意志政~府只为本国人民的生存和发展而奋斗!那些我们永远的敌人,德意志永远的敌人,从他们的舌头上流出来的只能是谎言!任何与他们合作的企图都是对德意志民族的背叛和犯罪!背叛和犯罪!我们将和这些无耻的、邪恶的敌人们斗争到底!斗争到底!直到永远!直到彻底消灭他们为止!……我们已经克服了无数的困难,获得了无数的成就,世界上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我们!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德意志人民!……”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与叫好声贯穿了他的整个讲演过程。
  如果我们把里面的“德意志”一词改成“中国”的话,这篇演说是否让人看起来眼熟?它是否也会在近现代的中国获得同样大量的支持者呢?这种极度排外、惟我独尊的右倾民族主义思想,与一战后德国人极度的失落感截然相反,但又紧密相连,它们形成了一把利剑的两道锋刃,都是可以杀人的,而且是杀人不见血的。当时有报刊曾经这样评论希特勒:“此人正在用演讲杀人。”后来的历史证明了这句话的高瞻远瞩。但我不想单纯指责希特勒本人,德国后来的纳粹化并不取决于他的这种思想,而取决于全国人民对于这种思想的认同感。事实上,不仅仅是在德国、意大利、奥地利和日本,就是在捷克、丹麦、波兰,甚至法国和苏联,都有希特勒的支持者和崇拜者,在当时,那是一股席卷全欧洲,甚至半个世界的浪潮。谁应为此负责呢?恐怕不只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等几个人吧。如果不是当时的世界秩序缺乏公德和仁慈的话,如果没有英、法、美等国对德国赤裸裸的无情剥削,如果不是魏玛共和国把经济治理得一团糟,并且还不断丧权辱国的话,这种思想浪潮在德国绝不会有供其生长的土壤。人民会对希特勒的演说无动于衷,甚至大加嘲讽,而他也只好重操旧业,到街头去卖画了。以他后来执政时表现出的艺术水准看,他如果一心扑在绘画上,也许还真能成为艺术大师呢。众所周知,这种人的精神状态一般都与常人有所差别。
  希特勒的演讲才华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从录音中我们可以发现,希特勒向群众们灌输的理论并不多,无非就是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而已。它们与其说是政~治演说,还不如说是一位军官的战地动员令。这种演说的方式,其实是他从一战的战壕里耳濡目染,逐渐总结出来的。当年腼腆而沉默寡言的那个老兵,经过在二十年代不断的摸索,逐渐成长为一位能够控制听众感情的演说大师。纳粹党早期,他在政~治运动中经常显得手足无措,当年军队里的上司就评论他缺乏组织才能,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他早年的贫寒生活既是他的资本,也是他的负担。资本在于,他能够想工农群众之所想,急工农群众之所急。工农群众很容易就把他看作自己人,他在演说中也常常提到这一点。负担在于,他长期摆不起领导官员的架子,总是时而和劳苦大众称兄道弟,时而又像一个摇宾歌星那样四处为崇拜者签名合影,其形象与一位重任在肩、深思熟虑的大政~治家很不相称。虽然时间像一条滴在顽石上的水流,逐渐改变着这一点,但他平易近人的作风直到死都没有改变过。
  大选毕竟不是光靠熟练的演讲就能赢得的,希特勒和纳粹党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施政才能。1931年,德国已经有了500多万失业者,相当于全国成年人口的四分之一。他们的生活几乎全无着落,雇人的单位少得可怜。无论是保守党、社民党,还是共~产~党,都只知道在议会和刊物上互相批评,“主义”提了一大堆,但什么解决现实问题的具体方案都拿不出来。纳粹党则反其道而行之:基本上不和别人争辩理论的它,此时几乎被建成了一个大公司,党员们无不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德意志人民生产自救的活动中去:有搞市场情报的,有搞推销的,有搞组织的,有搞运输的,有搞培训的,有搞财会的,对穷人们有求必应,在生活的方方面面照顾、体贴他们,简直和宗~教组织或红十字会一样。不管什么人,只要一加入他们的行列,便能保证天天吃饱肚皮,从此不再失业。工人们不领工资-反正此时马克的价值同废纸一样-而是领大锅饭和一些实物补贴,比如衣服、工具之类,还负责介绍福利住宅。对劳苦大众来说,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刺激啊!昂责发放大锅饭的纳粹党员一边往穷人们的碗里倒土豆、面包和副食,一边淳淳善诱地对他们说:“您瞅,咱们这国家披山带河,沃野千里,要物资有物资,要科技有科技,年年得诺贝尔奖,物理、化学、医学,照单全收过。可说起这经济,咱就能搞成现在这样子呢?还不是因为当权的都被帝国主义收买了,什么正经事都不干,整天就知道贪~污腐~败,祸国殃民?您再瞅,街上的那些警察,就知道在咱老百姓面前神气活现的,其实个个不都是卖~国贼的小走狗吗?这些混帐王八蛋全都是德国人民的公敌!啥时候咱们希特勒主席上台了,啥时候咱们这苦日子才能有盼头哇!”
  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在成千上万工农群众对他们的再生父母-纳粹党感激不尽的泪水中,1932年德国总理大选的胜负就已经很清楚了。
上一篇: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
下一篇:艾萨克・牛顿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