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魔坛的希特勒(2)


  3、“德意志从此觉醒了!”
  虽然在总统大选中以36.8%对53%的票数差距输给了兴登堡,但在整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希特勒政~治生涯的运气一直还是相当不错的。在他于1931年组建的右翼政~治联盟“哈尔兹堡阵线”的协助下,纳粹党在1932年的两次议会大选中连续获胜:7月31日大选,选民投票率84.1%,纳粹党赢得了37.3%的票数,获得议会608席中的230席;11月6日大选,选民投票率80.6%,纳粹党赢得了33.1%的票数,获得议会584席中的196席。作为议会第一大党的主席,他于1933年1月30日被兴登堡任命为德意志魏玛共和国总理。从希特勒当选的过程来看,应当说是完全民~主的:一年内连续两次大选;选民投票率均远远超半数;不存在用暴力威胁方式拉选票,或计票时舞弊的情况;无任何政党获得半数以上的选票,第一大党靠组织联合阵线获胜。严格地讲,希特勒在选举中确实有过一些反民~主的言论,比如攻击社民党、基督教人民党等政党混淆概念,是一丘之貉,没有独立的政~治主张,所以应当被取缔之类。但说实话,这些也都不算太出格,大家都以为他只是情绪过分激动而已。
  希特勒的另一个好运,在他被任命为总理以前就来到了。1932年6月17日至7月9日的洛桑善后财政会议,在德国支付了531亿金马克以后,首先是二月份的国际裁军会议的终止了所有战争赔款,让希特勒政~府大大减轻了未来的财务支出负担和通货膨胀压力。但此时,德国政~府的赤字仍然高得吓人,失业人数超过600万,莱茵河西岸地区虽然已被盟军在1930年6月归还,但却百废待兴;而且法国还占领着萨尔州,并企图用培植当地分裂势力和亲法分子的做法,通过全民公决,把这个州正式吞并掉。只要德国的经济形势不好转,法国人的这个阴谋就随时可能得逞。而且,纳粹党的执政还有些先天不足,因为它并不拥有议会中的绝对多数席位,这些都困扰着魏玛共和国的新任总理希特勒。
  希特勒执政后的几个月内,德国发生了许多事情。先是2月初的国际裁军协议,按照1919年的凡尔赛条约,德国不得拥有超过10万陆军和15000海军的部队,而德国后来显然违反了这项协议。以英国为首的协约国后来松口到20万士兵,但德国还是不同意,会谈在10月份破裂;2月27日,柏林发生了“议会纵火案”,荷兰共~产~党员范·德·卢伯被认定为罪犯。次日,兴登堡签署总统令,宣布因为发生了针对政~府的严重恐怖主义案件,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魏玛共和国至此与它的宪法一起宣告寿终正寝。被责成管理全国事务的希特勒总理于是向议会提出并成功通过了一系列的授权法案,最后把议会的所有权力都剥夺了。共~产~党及除纳粹党外的其它政党相继被宣布为非法邪党,大量党员被逮~捕;3月5日,旧工会也被政~府通过议会表决,宣布解散,并立即被改组为“工人阵线”。6月,在伦敦举行的世界货币经济会议因罗斯福的反对而破裂;7月,在墨索里尼的发起和主持下,英、法、德、意四国会议圆满结束,按照该会议决议,德国与英、法、意三个欧洲的一战战胜国享有平等的政~治、经济和军备权;9月,意大利又与苏联签署了互不侵犯协议;10月,德国加入国联;12月,在国际裁军会议上,德国同意把军队人数控制在30万以内。同年底,戈林与希姆莱建立了秘密警察组织,简称“Gestapo”,即“盖世太保”。
  应该说,在执政的第一年里,希特勒政~府在内政和外交方面做得相当成功。反对党被不违反民~主的程序和手段取缔了,莱茵河西岸重工业区的工厂相继恢复了正常运转,德国摆脱了战败国的地位,收回了大量主权。除了被取缔的那些政党的忠实追随者外,大部分德国人民对反对党和工会的消失都并不反对,甚至很赞成。魏玛共和国的14年统治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一场丧权辱国的灾难,人民生活水准比一战前的帝国时期大大下降,所以他们对这个民~主政体及其政党并无好感;旧工会连起码的就业率和工人最低生活保障都争取不到,更遑论其它。1933年,希特勒除了把少数反对党成员打入监狱以外,让更多的人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在他的亲手设计和主持下,人类历史上不仅空前,而且很有可能绝后的伟大经济奇迹开始了。
  由于战争赔款已经终止,新版的德国马克币值也很容易地保住了稳定。现在,希特勒要解决的主要经济问题是长期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如何创造就业机会呢?大凡有些志向的独~裁者,历来都重视建设基础交通设施,秦始皇治驰道,隋炀帝开运河,斯大林建水库,希特勒当然也不例外。德国这地方盛产工程师,自1928年起,各种高速公路的修建计划就已经纷纷出台了,但总是因为政~府财政困难而作罢。希特勒对这个计划非常感兴趣,但也有很多反对意见,因为德国人当时穷得叮当响,连能否保住饭碗都有问题,根本没钱买汽车。但希特勒还是决定拉紧裤腰带来加以支持,因为按照他的逻辑,必须先有路,然后才能有汽车,不然汽车就是造出来也没地方开。何况高速公路可以创造大批就业机会,而高失业率又使得当时德国人的工资低廉,降低了建筑成本。所以他力排众议,跑遍全国各地,喊了许多口号,四处为工程剪彩、奠基。有的时候,口号比钱还管用,德国人民真的不计报酬,不讲待遇地跟着他们的领~袖,以军事化的纪律,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Fuehrer(领~袖):这个词一直被错误地翻译成“元首”。这是1934年8月2日兴登堡去世后,集国家元首与政~府首脑为一身的希特勒给自己取的新称呼,目的就是贴近群众,不要像“主席”或“总统”那样,显得太贵族化。在上任后的前四年里,他一直把主要精力放在内政建设方面。谁也不能否认,他的政~府在经济方面表现得实在出色:1933、1934、1935,仅仅三年,希特勒就把德国-这个之前全世界赤字和失业率最高的、实际上已经破产的国家改造成了世界名列前茅的经济强国,而且这完全不是靠外国投资和援助取得的。在这三年内,德国的年均经济增长率无疑远远超过了100%-当然这也得益于大量旧工厂重新开工,世界经济复苏等客观因素,而德国国民的失业率从30%以上降到零-除了蹲监狱的那些犹太人和反对派以外。更加惊人的是,希特勒实际上兑现了他竞选时的诺言,为德国人民实现了共同富裕-决不是让少数人率先富起来,而是让广大工薪阶层和管理阶层一起富起来。工资上涨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管理阶层不久就找不到什么东西,是他们买得起,而工人们买不起的了。想象一下,你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德国工人,三年前还在下岗,为了每小时工资只够买一块面包的临时工岗位,你和你的左邻右舍争得头破血流。而三年之后,你却坐着豪华游艇去非洲或美洲享受阳光假日去了。工薪阶级有权并有钱出国度假,这之前在人类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英国没有,美国没有,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工人直到现在还没有(甚至想都不敢想),而在1935年的纳粹德国就有。随着长达1000公里的高速公路-它至今还叫做“希特勒路”-建成,各种造车厂、修车店、加油站如雨后春笋般相继破土而出,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1938年建立的“大众汽车”公司。不仅如此,希特勒还在比较飞机和飞艇之间的优劣,以决定他下一个支持建立的交通公司到底是应该叫做“大众飞机”,还是“大众飞艇”呢。当然,希特勒热衷经济建设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即将到来的大战积累实力。他曾经说过:“人民需要度假,因为这样可以使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保持坚定的精神状态。”
  国力的迅猛增强,大大提升了德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自豪感和归属理念。1935年1月13日,萨尔州举行了未来归属问题的全民公决,结果以90.8%的高票率,决定回归德国。同年,柏林获得了1936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带着秦始皇“帝万世”的豪情壮志,希特勒信心十足地宣称:“在以后至少一千年中,德国将不会再爆发什么革命了!”正如尼采所说,上帝死了,因为他希特勒已经诞生。
  4、“政~府和宣传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好的政~府必然有一支好的宣传队伍,一支好的宣传队伍也必然代表了一个好的政~府。相反,一个没有好的宣传队伍的政~府,就像一支没有好的政~府领导的宣传队伍,是必然站不住脚的。”
  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这个人的样子很有趣,一副瘪三似的尊荣,与脑满肠肥的戈林形成鲜明的对照;他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女性的气质,而且还特别注重自己的外貌打扮,让人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个同性恋。但他妻子为他生下的11个子女,清清楚楚地说明人不可貌相。由于希特勒从来不带爱娃·布劳恩到公开场合露面,戈培尔太太实际上就扮演了纳粹德国第一夫人的角色。如果每个德国妇女的生育能力都像她们的第一夫人那么强的话,那二战鹿死谁手还真的不得而知呢。
  希特勒与爱娃·布劳恩的恋爱关系形成于1931年。但即使是在希特勒担任总理以后,她也没有受到人们太多的关注,以至于总理府的卫兵都把她当作外人。一次晚餐时,有卫兵听见爱娃对希特勒喊:“阿道夫,吃饭啦!”大为吃惊:“哪里来的疯丫头,敢直接叫领导的名字?”很长时间,都还有人以为,爱娃只不过是希特勒的一位远房亲戚。说实话,爱娃的相貌并不出众,对政~治一窍不通,智商似乎很一般,仅仅是个喜欢时髦打扮的普通女孩而已。希特勒在她身上花的时间也很少,不算冷落,但也不算宠爱。与和爱娃促膝谈心相比,他好像对带着自己的大狼狗在山林和花园里散步更感兴趣。在和漂亮的年轻女士坐在一起看电影或文艺表演时,他的举止总是显得有些局促而害臊。
  和大部分独~裁者一样,希特勒对艺术特别地关心。他是一位天才的艺术家和建筑工程师,谁要想否定这一点,倒还不如去致力于否定毛主席的诗词和书法才能,后者显然会容易些。似乎直到当了总理以后,他才突然发现了自己在建筑方面的才能。“如果哪天下台了,我就去当工程师!”除了交通方面的建筑以外,他还亲身参加设计了许多的社会、体育、文艺场陛和水利设施-决不限于题个词,剪个彩,听听报告,拍个桌子之类的,而是真正的研究图纸,分析数据,提出建设性的意见。直至二战结束为止,大部分他参预设计的建筑都未能完工,其中包括:直布罗陀大坝,目的是排干整个地中海,化碧波千里为万顷良田(另外,这样英美的潜水艇也就进不来了);不列颠大桥,现在这个计划已经由海底隧道多所取代;以全盛时期的巴比伦和雅典为范本,重建整个柏林城,把它造成日耳曼尼亚(他按拉丁语给德意志起的新名字)的新首都,它将比罗马、巴黎、莫斯科和伦敦更辉煌,更壮观……即便是当时已经完工的建筑,在二战后也大都被盟军用炸药彻底铲除,只有几个文艺场陛,因为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而得以幸存。
  希特勒的艺术口味是相当保守的,或者说,是相当古典的。当时,抽象派艺术已经风靡整个欧洲,而希特勒对此极其反感,他为此还专门发明了一个词:“黑鬼化”的艺术,矛头直指西班牙画家毕加索,后者的艺术和政~治思想都与纳粹背道而驰。希特勒看到当时的艺术有严重的抽象化、暴力化、色情化的倾向,所以呼吁艺术界以希腊、罗马为准则,进行第二次古典文艺复兴。对于那些还顽固不化,坚持“黑鬼化”下去的艺术家,希特勒说:“他们的作品是Mist(德语,即英语中的?,中文我想就不用翻译了吧),应该被扔到Mist应该去的地方去。”历史证明,政~治家对艺术过分关心,往往既是艺术的不幸,也是政~治家的不幸。但以我个人的看法,希特勒当年对现代艺术的批评意见并没有错。二战后,世界艺术与东西方的古典艺术完全背道而驰,即便不说是“黑鬼化”,至少也也严重“非洲化”了(当然,你要是觉得黑人快板、南美裸舞,以及画展里满眼丰满的乳房和臀部比起达芬奇、莫扎特来是进步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这样的发展轨迹也就证明了他在这方面的远见卓识。
  在希特勒执政期间,德国电影界迎来了它不仅空前,而且很可能也绝后的辉煌时期。德国历史上最出色的几位导演都在这个时代完成了自己的代表作,他们发明的许多拍摄技法好莱坞至今仍在沿用,尤其是为纳粹党拍摄的几部记录片堪称经典,开创了大场面电影的先河。希特勒本人最重要的艺术成就,也当数他为纳粹党设计的旗帜和制服。象征社~会~主~义的红色,象征民族主义的白色,还有那醒目的钩形图案,在党旗上如此和谐地凝聚在一起,让人一见便终身不忘。灰黑色的头盔、大衣、长筒靴和粗皮带组合起来,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威压感,让敌人一见便胆战心惊。没有艺术造诣的人,就像中国的汽车外形设计师,是绝对不会产生这样独特的创意的。
  希特勒的思想在继续“形而上”地发展着。他决心以自己的口味改造整个西方世界,一切都要被重建,最终目的就是造就以“新人类”为主体的“新世界”。他厌恶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必须死,这样德意志才能生!”),但却接受了社~会~主~义思想,还有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他理想的“新人类”必须比“旧人类”更智慧、更强壮,稍有遗传学或配种学知识的人,都应当知道达到这一目的的最佳方案是什么。希特勒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大量的残疾人被隔离,被禁止生育子女,甚至被处死。为了同样的目的,全德国的居民都被责成编写本家的族谱,以证明自己纯正的“雅利安”血统。对于希特勒和他的幕僚们最厌恶的种族-犹太人来说,末日也同时降临了。人类的尊严在集中营里荡然无存,受害者遗体的最终归宿是成吨的肥皂和假发。而在行刑时,凶手们的心中甚至还产生了近似于完成神圣使命的荣誉感:没有了这些污浊的犹太丑类,人类未来的生活必将更加美好。
  1936年夏天的柏林奥运会,成为希特勒和纳粹党宣传的盛大舞台。那是一届高科技的奥运会,场面前所未有的壮观。这次演出的高潮其实在揭幕式上就出现了:成百上千的外国运动员-其中包括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苏联人、波兰人……这些德国未来死敌的运动员们,集体向观众席上的希特勒和纳粹官员们行举臂礼。它也同样是希特勒的独创,在当时的欧洲被看作极其时髦的礼仪。纳粹德国在本届奥运会上制作的纪录片,也成为奥运会历史上最著名、最成功的杰作之一。
  尽避德国运动员在田径场上输给杰西·欧文斯让希特勒很不愉快,他拒绝和这个美国黑人握手的事件甚至引发了官方抗议,但这在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第11届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已经令德国人民对本民族和希特勒政~府的信心空前高涨,同一个声音在全德国各地响起:“Heil,Hitler!”(赞美你,希特勒!)如果他在此时突然意外去世的话,必将作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流芳千古。
  可惜历史不能假设。1937年,希特勒在视察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时,突然对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们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们看着吧,德国经济很快就能达到足以支撑战争的规模了!”
  这次,他仍然是对的。
上一篇: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
下一篇:艾萨克・牛顿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