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述人兴衰之谜

  可怕的亚述人
  亚述人(公元前1300年至公元前612年)是栖身在两河道域北部(今伊拉克的摩苏尔地域)的一支闪族人,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与非闪族人融合了的闪族人。
  他们最大的特点是比其他游牧民族更崇尚武力,更爱好穷兵黩武。
  亚述人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战争的艺术。亚述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都带有浓郁的军事色彩。亚述时期留下的浮雕作品,险些全是与军事有关。亚述人的部队是那时整个西亚最强盛的。
  亚述军事气力之所以强盛,一是由于亚述人的军事理念和军事素质。在亚述人的观念中,国家和军事险些是同一个词,国家就是一架巨型的战争机械,维持一支巨大的部队和进行对外扩张是国家的首要任务。二是他们的作战技能。在几千年前亚述部队就有骑兵、步兵、工兵等各兵种。作战时,将这些兵种作恰当编组,发挥各自的威力。亚述人还用急行军来争时间、抢速度,懂得使用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这种战术,就是拿破伦后来克敌制胜的法宝。三是因为亚述拥有先进的兵器和优良装备。铁制兵器的使用使亚述人的扩张险些具有战无不胜的威力。在亚述国王薛尔贡二世王官的一个兵器库里,就发现了近两百吨的铁制兵器,有铁剑、弓箭、撞墙锤、战车、盾牌、盔甲等。
  有了上述前提,亚述部队在整个西亚纵横驰骋,铁马啸啸,险些无坚不摧。
  亚述人可以说是可怕主义的始作俑者。在历史纪录中,亚述士兵凶猛暴虐、滥杀无辜,他们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片哀鸣。亚述将士功劳的巨细,以所斩仇人的首级的几许为标准。因此,所掳战俘,大多斩首。对战败一方的贵族,处理更为残酷:有割耳割鼻的,有断手断脚的,有五马分尸的,另有剥皮剐肉的,令人惊心动魄。
  疯狂的战争打劫
  指望军事强大带来的权威和平安,到头来却为此招致了灭顶之灾:因为尚武而忽视了国家经济和政治事业的发展,最终被历史的脚步丢弃。这样的总结,对古代亚述帝国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亚述人是如何在对军事的追求中自取死亡的呢?在苏美尔人时期之后,亚述人是美索不达米亚地域诸民族中经历了最充分的独立发展的民族。有几百年的时间他们比较孤单地偏居在底格里斯河上游的小块高原上。他们终于也落入巴比伦人的势力范围,但这时他们自己的历史历程已经部分地确定下来了。因此,亚述称霸的时期,比美索不达米亚历史上的任何时代都有更大的祷殊性。
  亚述帝国常备兵的规模大大跨越近东任何其他民族,亚述军士拥有无以对抗的优势。铁剑、强弓、长矛、撞墙锤、战车和金属胸甲,盾牌、头盔只是他们优越装备中的几个例子。他们的部队拥有那时最强盛的攻城兵器。一种叫投石机,是亚述部队特有的一种攻城器械。它们是一个个庞大的木框,里面装有一种特制的转盘,上面绞着用马鬃和橡树皮编成的绳索。只要用力一拉,就能射出庞大的石弹和燃烧着的油桶。另有一种攻城锤,是由青铜铸成的,攻城时用来撞击城墙。
  公元前743年,亚述部队攻下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由于城中军民拼命抵御。城破之后,城中军民被亚述士兵斩下的头颅竟然堆成一座小山。亚述人还把成千的战俘,绑在上端削尖的木桩上,让他们慢慢在疾苦中死去。对于孩子,亚述人也不愿饶过,统统杀掉。城中所有的珍贵物品,都被运回亚述。
  公元前8世纪,亚述王辛赫那边布,将京城由萨尔贡城迁到底格里斯河左岸的尼尼微。在犹太人的经典中,尼尼微被称为“血腥的狮穴”。
  关于这些酷刑的论述都是来自亚述人自己的纪录,他们的史官以此炫耀他们的英勇,甚至公众也相信这是平安和权威的保证。怪不得,亚述人被以为是最为古代所有民族所痛恨的种族。
  必然的衰败
  辛赫那边布王的继承者阿萨尔哈东王在位时,仍继续扩建尼尼微,从而使它成为一座像《圣经》约拿书>中所描画的有12万多居民的大京城。阿萨尔哈东的继承者就是赫赫有名的亚述巴尼拔王。他除了大量收藏亚述人的图书——泥版文书外,还兴建了庞大豪华的亚述巴尼拔王宫。到公元前7世纪中叶,亚述帝国渐渐衰落。
  历史上极少有哪个帝国像亚述这样急剧衰落而一蹶不振的。只管它武装精巧并成批地祛除仇人,亚述帝国最显赫时期也不过连续了100多年。一个个民族相继起来抵抗亚述,终于使它完全溃散。恼怒的仇人采取了同样可怕的报复:亚述帝国全被并吞,公众都被奴化或者祛除!到公元前612年,新巴比伦和米底联军攻进了尼尼微。尼尼微在被洗劫一空后,又被放了一把大火,一代名城尼尼微和巨大的亚述帝国一起,就这样从地面上消失了。
  几千年过去了,人们除了从史书上知道曾经有过尼尼微这样城市之外,别的就一无所知了。
  为什么强盛一时的亚述帝国会这样迅速地消失在历史中呢?除了由于尚武引起的众怒外,亚述国力的衰弱是一个重要的内涵原由。
  亚述人如此热衷军事上的追求,那就势必在一定程度上忽视和平事业。工业和贸易在亚述都被鄙视为不能和一个武士民族的尊严相称,因此国家的经济状况在亚述人的统治下萧条下来。
  亚述的土地制度囊括公有和私有。神庙钻营着土地财产的最大部分。虽然王室的地产好像好多,可是由于不停地犒赏给军官,王室地产面积日益缩减。国家无论是经济秩序仍是社会秩序都不稳定,频繁的战事耗尽了国力和资源。而军官则渐渐变成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贵族,他们把职责委派给下级,自己则骄奢淫逸、任意行乐。一些富足而有识的中间阶级试图通过振兴经济稳定场面,可是却受到“只有外族人和奴仆能力做生意”的法规的阻碍。
  尤其严重的是,他们看待农奴和奴仆这些低下阶级的方式。农奴占村落居民的大多半。其中有些人耕种主人的一部分境地,可以保留一部分收成供自己食用。占大多半人的奴仆则家徒四壁,连一块境地也没有,只能指望季节性打短工维持生活。所有农奴都极贫困,加上还要承担公共工程的沉重劳役和强迫的兵役。内部的不安定因素加快了亚述帝国的死亡。
  亚述此刻虽然已经消失在历史的灰尘中,可是它带给我们后人关于“可怕主义”的警觉将被永远铭刻。
上一篇:“诺亚方舟” 消失之谜
下一篇:“哥德堡号”沉船宝藏之谜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