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世界与事件扭曲之谜

  1968年6月1日深夜,两辆高级轿车在南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郊奔驰着。六月天,在南美是冬天渐渐来临的季节。然而,阿根廷的滨海地域险些没有经历过严冬。在最严寒的七月,均匀气温也保持在10度。而在盛夏的1月,也可贵有达到25度的日子。这大概是大西洋洋流起了调节气温的作用所致吧。这天半夜,两辆轿车奔驰着,浓雾正覆盖着四野。背面车上坐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律师盖拉尔德·毕达尔博士和他的老婆拉弗夫人,前面车上坐着的伴侣二人是他们的密友。为了看望熟人,他们由布宜诺斯艾利斯南面的查斯科木斯市,向南150公里的买普市,彻夜驱车而行。
  阿根廷的西部屏障着险峻的安第斯山。由中部直到东部是连绵的大平原。那是南美最大的谷仓,道路穿过绵延无际的麦田,又直插沙尘漫漫的荒原。不知是因为前面的车速度太快了仍是由于博士配偶的车动员机有点漏洞,两辆轿车的距离渐渐拉开了。
  前面的车邻近买普市郊时,两人回顾顾望,背面是浓雾迷漫,什么也看不见。于是他们决定停车等待背面的博士配偶。但是,等了半小时、一小时,迷雾中依然茫无所见。道路平坦而不分叉,他们心中困惑,调回车头来寻找。然而,既没有车相会,也没有车停在路旁,甚至连出了故障或破坏的车的碎片都没有见到。就是说,博士配偶乘坐的车在公路上疾驰途中,忽地化作尘烟消失了。
  自翌日起,亲戚密友们全体出动,找遍了查斯科木斯市与买普市之间。然而,道路东西两边,在广袤无垠的地平线上,不论是人仍是车,连影子都未曾见到。
  两天过去了。合法最后要报警时,由墨西哥打来了长途电话。电话说:“我们是墨西哥城的阿根廷领事馆。有一对自称是毕达尔律师配偶的男女正在我们的庇护中。您熟悉他们吗?”接到电话非常诧异,于是请毕达尔本人来通电话,一听,果然是失踪的毕达尔博士的声音。这就是说,博士配偶六月三日确是在墨西哥城。
  博士配偶不久被送回了阿根廷,听听他们的谈话吧,那简直成了千奇百怪的事。听说,博士们坐的车脱离查斯科木斯市不久,约莫半夜十二点十分,车前忽然呈现白雾状的东西,一下子把车包围了。他们惶恐中踩下刹车,不一会儿,便麻痹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几许时间,两人险些同时苏醒过来。这时已是白日,车在公路上行驶着。但是,车窗外面的景致与阿根廷的平原已迥然区别了。行人的服装也多不曾见过。他们急忙停下车来打探,呵,竟然说这里是墨西哥!“这真是怪事!”他们这样想着,又开动起车来,这时,街道和建筑物都无可置疑地说明了是墨西哥城。带着梦乡未醒的神态,两个人跑进阿根廷领事馆告急。他们惊魂稍定后才知道,他们的表在他们失去知觉的时刻——十二点十分已停住了,而跑进领事馆则是六月三日了。这是完全如谎话一般的故事,但是,博士在待人接物上都是十分讲信用的。只是夫人因受这次事件的刺激罹患精神病而住进了医院。
  由阿根廷的查斯科木斯市到墨西哥城,直线距离也在六千公里以上。即便利用了船舶、火车和汽车之类,要在两日内抵达也是断无大概的。若只是人,还可以以为是乘飞机飞去的,但是,连轿车一起在墨西哥呈现,这怎么说也是件怪事。然而,阿根廷驻墨西哥领事拉伐艾尔·贝尔古里证实说:“此事是真实的。”
  这种景象只有用逾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观念来诠释。即毕达尔博士们被卷进了忽然呈现的空间的窟窿里,就是说,由于空间发生了某种反常,使得地球上某一处的某一物体沦陷到别的的时空(即穿越了四维世界),又返回到现实的空间。
  雷同的事情另有好多。1893年10月25日半夜,一个西班牙籍的士兵在菲律宾总督府门前站岗时,忽然神志不清昏睡过去。次日清晨,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墨西哥的当局大厦前。他感到十分希奇。可墨西哥人以为他是精神失常者,而被交给教会处置。受冤枉的士兵别无他法,只好和墨西哥人打赌:“昨天半夜,菲律宾总督被人用斧子谋害了,这个消息总有一天会传到你们这里,当时你们就会相信我没有撒谎。”两个月后,消息传来,证实了士兵所讲的属实。人们才不得不相信他的话,将他从教会里放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士兵是被“外星人用飞碟从菲律宾高速运到墨西哥”,仍是无形之中进入到时空隙道,通过“四维空间”来到了墨西哥。
  所有这些有待科学家进一步研究。
上一篇:法兰克帝国-日耳曼人的国家
下一篇:历史上沉船中的宝藏有几许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