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古文明-阿那萨基之谜

  


  起源于公元前300多年、繁盛于公元3世纪的美洲玛雅文化,以其神秘而发财的文明吸引了世人。然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在玛雅文化中长期繁盛并延续到最后的是阿那萨基文明,并留下了许很多多的不解之谜。
  两个牛仔的偶尔发现
  1888年的一天,风雪交加,两名美国西部牛仔为寻找丢失的牛,来到了科罗拉多州荒凉人烟的梅萨·佛德峡谷。透过厚厚的雪幕,他们在那从未据说有建筑的地方朦胧地辨别出房屋的轮廓。好奇的年青人顺着峭壁趴下去,在半腰处进入一个凹窝。这里俨然是一座由多层石建筑构成的小城,各家的室里外散布着陶器、工具和烧饭后留下的灰烬……阿那萨基人的物质生活是充足的,他们吃南瓜、野菜、炖肉、玉米粥和在石铛上烙的玉米饼,他们穿戴用骨针和丝兰花纤维缝制的皮革衣服、毛皮衣服、羽绒服和棉服,有的人还用狗毛搓成腰带,扎在腰间。
  “大房宫”里挖掘出来的陶器中,有不少制成兽状,绘有对比鲜明的好坏几何图案。阿那萨基人能把绿松石和贝壳改制成精致的饰物,还能把野生的草芥编成美丽的篮子。他们不但用鼓、拍板、木哨和鸟骨做的笛子奏乐,还在峭壁上绘制抽象图画。
  两个牛仔发现的就是当今远近闻名的“峭壁宫”。它是北美印地安人阿那萨基部族的栖身地之一。这个神秘的部族在公元13世纪莫名其妙地从大陆上消失了,但他们遗留下的文化和石群建筑是如此先进,以至于早期的考古学者将这座废墟错误地归功于南边3200 km外的托尔泰克部族的创造。
  


  集居“大房宫”之谜
  阿那萨基文化的遗迹,在科罗拉多州、犹他州、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均有发现,但最重要的地方恐怕是处在新墨西哥州西北方一个长24km、宽1.6km的查科峡谷。栖身在这个峡谷里的人们忽然在公元1050年左右迸发出亘古未有的创造力。这个被考古学家称做“查科现象”的“大跃进”路过几十年的发展,造就了12座玲珑剔透的小镇,逐渐形成了阿那萨基人的宗教、政治和贸易中心。假如将外围的琐碎聚居地也算在内,整个峡谷的人口预计在5000人以上。对于一个仍处在蛮荒的石器社会的部族来说,这样的人口数字是极其巨大的。不但如此,他们栖身的多层式建筑被称做“大房宫”,其面积之大只有数百年后大都市里呈现的高楼大厦能力与之比拟。
  他们不懂书写和计算,但他们是精彩的天文学家。他们在峭壁顶端建有多处雷同观象台的建筑,其中最著名的座落在查科峡谷的法耶达·布特峭壁上。查科好像曾是兴旺发财的商业中心,这里的人从栖身在其他地域的阿那萨基人那边买到生棉,从东部平原上的印地安人那边买来干牛肉,从墨西哥买来铜玲和麦臬,从太平洋沿岸买来贝壳。作为互换,他们向外地提供从约160km外开采的绿松石。
  在那时土地辽阔、可恣意取舍的情形下,为何一定要把栖身点集中在一块弹丸之地呢?
  在荒芜贫旱峡谷中建房之谜
  每一所“大房宫”都建在荒芜、土地贫脊而又频有旱情的峡谷中,它们由几十万块扁石和两万多根松木或云杉木檀条组成。在那时不大概有牲畜的驮运和轮式工具的运载,因此,这些材料全靠肩扛手拽,从56km之外运到峡谷中。建筑上表现出的砖石工艺独具匠心,每块石料凿打得有棱有角,石块间用一层薄薄的细泥加固,上面又有微小的石片镶盖。具有美学意义的是,所有建筑都与自然景致融为一体。
  “大房宫”中最壮观的是一种“皮布罗——波尼托”。它是D形的五层建筑,内含约800个房间。“大房宫”中另有圆形房间,叫做“凯沃”,这种房间仅在“皮布罗——波尼托”中就有37间之多。它在阿那萨基人生活中具有突出的职位。有人以为它是举办星期的地方,也有人以为它是那些有老婆的借宿男性和供男性们集会消遣的场合。每一间“凯沃”都有一个用木材拼成的蜂窝形顶盖,顶盖的最上端塞满土块和碎石,独一的入口是室顶上的豁口,男性们顺着梯子进到室内,室内陆上又有个神洞,专供冥界的精灵出入。新鲜空气沿着一条石管导入室内。最大的一间“凯沃”直径达19m,深度有4.5m,室内的音响效果极佳,从一端耳语,声音可传到另一端,打一个喷嚏会引起闷雷般的轰响。
  据考证,每个家族都拥有大屋子中的一套房间,除了饮食起居室以外,有的用做蕴藏室、鸡圈、垃圾室,甚至偶然作葬室。起居室一般有3.6m长、2.4m高,用相当白的灰泥抹遍,并在上面涂有各样的壁画,窗和门开得很小,以便冬季时降低热量的披发速度,室内生火取暖,可是没有烟囱,使得每间屋顶上附有一层厚厚的烟灰。
  考查中发现,阿那萨基人已掌握了浇灌技能,这使他们能获取足够的粮食。他们发明确一种筑坝与挖池相结合的聚水、贮水的方法,把汛期沿峡谷壁流下的名贵雨水积攒起来。他们开凿水槽和水渠,并公道地安顿水门,把水引向开垦出来的块块梯田,浇灌玉米、大豆和南瓜。由于干旱常常呈现,他们在丰年总要留下足够的粮食以备荒年果腹。
  阿那萨基人为何要选定这样一个荒芜、土地贫脊而又频有旱情的峡谷作为生存之所呢?这又是一个谜。
  忽然迁走又神秘衰败之谜
  到了公元1100年,查科的阿那萨基文化与社会文明已经相当发财,他们以自己的栖身点为中心,向四周开辟条条放射性的大路,以保持其商业中心的职位。令人感到吃惊的是,在那样的时代,每条路竟有48km宽,并且路面坚硬。迄今发现的几千米大路就是在坎坷的地段上笔挺铺开的,碰到溪谷就筑起堤道,遇到峭壁就在岩石上凿开广大的阶梯。每隔12.8km~16km就有一个歇脚点,路边不时呈现圆形的碎石堆,显然是传递信息用的“狼烟台”。
  可是在公元1150年前后,也就是正值阿那萨基人的势力和繁荣处在顶峰的关头,这查科文化却开始神秘的衰败,峡谷里的居民放弃了荣华的城市,当即迁走。这突如其来的现象又是一个谜。对此曾有多种诠释,比方干旱、人口过剩、变冷的天气缩短了庄稼生持久、对土地的过度耕种等等。
  也许有更为严重的原由。在公元12世纪中期,原来酷爱和平的人们将“大房宫”外层房屋中所有朝向外界的窗子和门口统统用墙堵起来,把团体住所的主要入口也用石块堵上,只留一个梯子口以便他们出入。这种作法好像是防备入侵者,但在废墟中基本没发现残破不全的尸体或任何战争的陈迹。无论怎样,他们脱离了栖身达几百年的盆地,从此再不复返。
  险些在查科的居民离去的同时,梅萨·佛德的居民也撤离了过于袒露的栖身点,缩入石洞和建在峡谷悬崖上的新居。这些房屋可起到防备仇人的作用,它们被深深地嵌入峭壁里,由上而下的石块无论怎样也落不到头上。可是,他们的仇人是谁呢?没人知道。考古学者猜测,他们部族之间大概因水和耕地引起了内耗。梅萨·佛德的居民曾繁荣一时,不久,劫难的狂暴像100年前驱赶查科居民那样刮到他们头上。按照树木年轮测定,1276年,一场浩荡的干旱侵袭了美国西南边,并连续了23年。人们不得不离去,到了1300年,险些没有人还滞留在那边。所谓的“查科现象”到此时也便完全消失殆灭了。
  神乎其神的漂亮传说
  阿那萨基人作为一个整体就这样分解了,他们散布到亚利桑那州、东边的新墨西哥州,以及里奥格兰德谷上曲等地,成为后来的霍比、祖尼等部落的祖先。后人们继承了祖先的宗教和社会传统,住在用土坯垒成的、到处出现峭壁建筑风格的团体住所里。
  阿那萨基人无声无息了,但“大房宫”却流芳百世,现在在墨西哥城仍有这样的传说:他们曾住在七座金砌的城里。据史料纪录,1540年,弗朗西斯科·德·科罗纳多带领一支远征队发现了这片遗迹,并对此大举搜掠,路过两年也没发现任何瑰宝。不过,这个漂亮的传说被描画得神乎其神却是十分易于理解的,假如从远方向这座建筑群眺望,西斜的太阳,把缕缕光线投射到金壁灿烂的表面上,古建筑的确像是用纯金砌就的。
  直到今天,阿那萨基文明的答案尚未揭开,考古学家仍在勤恳地工作。他们相信,揭开这个谜将有助于了解人类发源及文明发源的各个环节,有助于了解阿那萨基文明和玛雅文明的非凡性。随着时间的推移,阿那萨基文明将会有更多的瑰宝奉献给人类。

上一篇:历史上沉船中的宝藏有几许
下一篇:寻找失落的印加帝国宝藏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