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希特勒的德国“荆轲”

  德国《明镜》周刊纪念刺杀希特勒事件的封面。左为希特勒,右为施陶芬贝格。施陶芬贝格曾是希特勒的追随者,但最终却选择了冒死刺杀希特勒。
  2月26日,汤姆·克鲁斯监制并主演的大片《刺杀希特勒》将在内地上演。阿汤哥在片中扮演男主角克劳斯·格拉夫·冯·施陶芬贝格,其独眼造型分外惹眼。1944年7月20日,本是纷乱的二战当中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但就在这一天,“独眼英雄”施陶芬贝格对他的元首希特勒实施了刺杀行动。倘若历史可以假设,二战的历史或许会因此改变。但是,虽然头发被烧焦、耳膜被震坏、两腿被灼伤,裤子被撕成碎片……希特勒却侥幸活了下来。在中国人眼中,施陶芬贝格的命运似乎与当年的荆轲一样悲壮。但要对他作出最终的历史评价却让人为难,作为一名纳粹军官,作为一位贵族后裔,他是“叛国者”抑或德国首位“二战英雄”?
  文/赵海建
  1944年初夏,苏联红军逼近德军的老巢,盟军亦在诺曼底登陆成功。纳粹德国彻底失败的结局已是无可挽回,内部出现了企图推翻希特勒、成立新政府及与美英议和的秘密组织,他们制定出了代号为“瓦尔基里计划”的行动计划。施陶芬贝格上校成为这个组织的核心人物。
  1944年1月底,在东部前线作战受伤的22岁德国陆军中尉艾瓦尔德冯·克莱斯特突然接到一封电报,要求他立即归队。当他返回部队后,克莱斯特惊讶地发现,这封电报是施陶芬贝格发出的。
  带着定时炸弹去见希特勒
  施陶芬贝格对克莱斯特面授机宜:德军即将改用新军服,一批样品已经生产出来,军工厂决定找个时间请军官和士兵试穿,让希特勒检阅。军工厂的内线已与施陶芬贝格达成秘密协议,刺杀行动就选在希特勒阅兵之时进行,而试穿军装的其中一人便是克莱斯特。按照设想,克莱斯特要把炸弹捆绑在腹部,待希特勒上前细看时引爆,与他同归于尽。但新军服在盟军轰炸期间全部被毁,希特勒一纸令下:取消阅兵式。
  于是,秘密组织只能等待下一次机会。1944年6月,施陶芬贝格被提升为德国后备军司令弗洛姆将军的参谋长。这个位置使施陶芬贝格能够经常与希特勒进行接触。他决心着手进行策划和准备,反复练习用残剩的三个手指安装操控英国制定时炸弹。
  1944年7月11日,施陶芬贝格带了一个炸弹,与希特勒和戈林在一起待了半小时,但他没有拨动炸弹开关,因为希姆莱不在场。他们曾决定最好将纳粹三魔头(希特勒、希姆莱、戈林)同时杀死。
  第二次机会是在7月15日,希姆莱和戈林都不在场。施陶芬贝格离开房间打电话通知伙伴,虽然只有希特勒一人,他也决定启动炸弹装置。可是当他返回会议室时,希特勒已经离开。
  7月19日,施陶芬贝格突然接到通知,要他次日13时到希特勒藏身的地堡“狼穴”报告关于编组新的 “人民步兵师”的进展情况。这一次,施陶芬贝格决定不论另外两人是否在场都要炸死希特勒。
  7月20日早晨,阳光灿烂,天气很热。施陶芬贝格带着自己的副官哈夫登中尉飞往“狼穴”。他在公文包里放了3样东西:两枚炸弹、一个定时引爆装置和一件衬衫。11时,施陶芬贝格准时到达“狼穴”。一位负责接待的副官发现他的皮包非常重,施陶芬贝格神态自若:“我们有很多事情要谈。”
  桌子底座救了希特勒一命
  12时过后,施陶芬贝格走进最高统帅部长官凯特尔的办公室。凯特尔告诉他,因为墨索里尼要在14时30分到达,原定13时召开的会议提前到12时30分。时间已所剩无几了。左眼失明,左手只有3个手指的施陶芬贝格匆忙躲进厕所,开始组装炸弹。盛夏的高温加上过分紧张,使施陶芬贝格的动作变得迟缓。在凯特尔副官不断的催促下,他只好把原定的两枚炸弹减为一枚,定时装置设为12分钟。
  施陶芬贝格换下湿透的衬衫,匆忙赶到会场。他原以为会议会在地下室里举行——地下室的墙是钢筋混凝土,墙上无窗,炸弹的威力会非常集中。可是他却被领进了一座木屋,这座木屋有三个窗子。炸弹在这里的威力将大打折扣。
  会议已经开始。希特勒正坐在桌子一边的中央,背对着门,一边听着陆军副参谋总长兼作战处长豪辛格将军的汇报,一边摆弄着他的放大镜。桌子四周还站着20来个军官。施陶芬贝格站到桌子旁边,把皮包放在了桌子下面,离希特勒的腿约两米远。此时是12时37分,再有5分钟,皮包里的炸弹就要爆炸了。施陶芬贝格请求离开一会给他的上司打个紧急电话,趁机溜了出去。
  他身旁的一位军官俯身到桌上,想更清楚地看地图,发现施陶芬贝格那只鼓鼓囊囊的皮包碍事,就用一只手把它拣起来放到桌子那个厚厚底座的靠外一边。这样一来,在炸弹和希特勒之间就隔着这个厚厚的底座。也许就是这个看来不经意的举动救了希特勒的命,也改变了之后的历史。
  12时42分,炸弹准时爆炸。一声巨响后,24名与会者中4人当场死亡。但刺杀的目标希特勒却逃过一劫,仅烧伤了大腿、烧焦了头发、震坏了耳膜。
  巨响之后,施陶芬贝格看见了建筑物冒出浓烟和火舌。他毫不怀疑屋内所有人或被炸死或受重伤。虽然警报立即拉响,施陶芬贝格还是顺利通过四道党卫军的检查哨所,抵达了附近的飞机场,飞往柏林。
  施陶芬贝格抵达柏林后随即命令启动“瓦尔基里计划”,企图夺权。然而,几个小时后,他们得到消息:希特勒没死!克莱斯特急忙向施陶芬贝格汇报:“我们现在遇到了麻烦,你要想想办法。”
  他被党卫军“焚尸扬灰”
  18时,希特勒发表讲话:“一伙野心勃勃、毫无理智的军官企图篡夺领导权……可天意让我继续为人民服务。”气急败坏的希特勒随即展开了血腥报复,他拘捕了约7000名“涉案男女”,并处决了其中约5000人,这些人大部分没有直接参与暗杀。施陶芬贝格和克莱斯特的父亲都被枪决,但他们已经比较幸运,许多人惨遭“盖世太保”(德国秘密警察)酷刑虐待,然后用钢琴上的金属丝吊死,或者用铁钩子钩死。部分过程还被拍摄下来,供希特勒“欣赏”。
  施陶芬贝格最终也被抓获,和另外4名同伴被判以死刑,立即枪决。他在最后一刻还拼命为同伴开脱,高喊:“我们神圣的德意志帝国万岁!”枪声随之响起,施陶芬贝格跌倒在地,年仅36岁。施陶芬贝格的尸体被埋在刑场敖近,但党卫军头子希姆莱下令把尸体挖出来焚烧,并把骨灰撒入污水中。
  “叛国者”?“民族英雄”?
  今天,德国有数千街道、学校、广场甚至火车站都以“施陶芬贝格”命名。但对他的评价一直都充满争议。
  在纳粹统治时期,绝大多数德国人对反抗运动很不理解。甚至到了1952年,也只有20%的德国民众赞同反抗纳粹统治。战后,仍有不少德国人将施陶芬贝格视为“叛国者”,认为他破坏了德国人“忠于职守”的传统。
  德国前总统约翰内斯·劳在1994年曾这样说,“不要把1944年7月20日的那些人视为英雄,而应把他们作为在矛盾中的人去理解。重要的是,对于他们的错误和疏忽不要视而不见。”
  但在2004年6月,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在诺曼底登陆60周年仪式上宣布,施陶芬贝格等人的行动证明,早在德国战败前一年,一些德国人已在试图结束纳粹统治。言下之意,德国人也有自己的反纳粹英雄。
  2004年7月20日,德国为这次未遂的暗杀行动举行了60周年纪念活动。施罗德称赞施陶芬贝格等德军军官为所有德国人做出了榜样。
  变成“漂白德国”的工具?
  对此,波兰历史学家鲁奇涅维奇却认为,即使施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的计划成功,被纳粹德国占领的国家也不一定会受益。 “施陶芬贝格曾经说过,他们将保留边界原状,其中包括根据1937年希特勒和前苏联条约德国从波兰攫取的大片土地。所以,即使施陶芬贝格成功了,波兰也会失去它的大部分领土。"
  有人对施罗德的动机提出质疑。他此前曾公开宣布,德国不会再受到历史锁链的束缚,而应像其他民主国家一样,维护其国家利益。施陶芬贝格也许只是一件衣服,可以在60多年后用来遮盖那段不光彩的历史。
上一篇:第二次世界大战五大未解之谜
下一篇:《我的奋斗》 希特勒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