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和他的将军们

  在二战中,阿道夫?希特勒常常不信任他的将领们,他总是斥责他的将军, 这种情况在德军遭遇了东线失败之后更为严重。实际上,早在德军凯歌高奏的1940年,希特勒的将军们就已经和他们的元首之间产生了诸多分歧。
  1924年希特勒写作《我的奋斗》时,
  曾把一战时的德军总参谋部视为“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强权机构”,但当他攫取了国家最高权力成为“元首”后,他很快发现总参谋部并不愿意成为他的新政策的工具,他们有着自己的原则。希特勒还懊恼地发现,总参谋部拒绝转变,也拒被利诱收买。由于要依靠总参谋部扩充军备,因此希特勒不得不违心地支持这一群自己所鄙视的人。但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尽避总参谋部有自己的办事原则,但他们同样希望德国能够重新成为欧洲军事强国,也同样相信希特勒所说的,通过有限的征服行动可以重建德意志帝国的霸主地位。正因如此,总参谋部中大多数人都仍然支持他们的元首,也同意其提出的领土扩张要求。
  起初,希特勒的将军们反对任何可能引起第三帝国社会结构变化的侵略行动,但当1939年9月德军入侵波兰之后,大多数人都转而同意希特勒在领土扩张问题上越来越大的胃口。然而,当希特勒于1939年10月提出在西线发动进攻的方案时,还是引起了相当多人的忧虑。
  黄色方案
  1939年10月19日,
  总参谋部极不情愿地发布了第一份发动西线攻势的“黄色方案”(Plan Yellow)计划书。将军们绝非真正的和平主义者,他们只是不相信德国能够迅速击溃法国,他们以为德国要想发动欧洲攻势,还需要更多的准备时间。这种情况下,希特勒似乎更多的是在充当一个喋喋不休的督战者。希特勒在总理府作了一次长篇演说,其中他蔑视总参谋部对于西线攻势的悲观情绪,并公然宣称他所害怕的是如果黄色方案不能够立即实施,那么“在一个晴朗的冬夜,不列颠和法兰西可能就会兵不血刃地到达缪斯河”。他宣称,他的将军们应该和每一名士兵一样恪尽职责。他深知“措森精神” ( the Spirit of zossen ,措森为柏林以南16英里处的一座小城,是德军总参谋部所在地)深深地影响着高级将领,他当然不能容忍这种思想的存在。在希特勒眼里,不能在他所要求的时间内发动战争,就是对元首的不忠。因此,他认为那些坚持继续扩军做好准备后再发动攻势的将领们是他的“反对者”。
  在凯特尔元帅面前,希特勒赤裸裸地表达了自己的这些疑虑,并且愤愤地斥责他的德军最高统帅部(OKW)“和其他将领合谋反对元首”。他坚持要求凯特尔接受他的观点并忠实代表其意志,而不要考虑战争部的态度。当凯特尔突然转向他要求调离时,希特勒忍不住跳了起来并且告诉他那是一个“荒谬的想法”,他还告诉凯特尔,他必须理解他所面临的困境。希特勒说,他的将军们如果不是优柔寡断的顾虑外交问题,而把更多的精力用来研究如何尽快为一场战争备好他们的铠甲的话,一切就会好办得多。
  几天后在总理府,在他的那些局促不安的将军们之前,希特勒兴奋地把他的进攻方案送达陆军总司令部。布劳希奇显然对此十分惊讶,立即表达了自己观点。他担心法国人不会自动穿越比利时,而是据守原地直到他们觉察出德国的突破行动。到11月初,由于德军内部高层仍然弥漫着对西线攻势的忧虑,布劳希奇设法获得了一次向希特勒坦陈的机会,以期改变元首的决定。开始时,希特勒还能耐着性子听来自他的陆军总司令的反对意见,但当布劳希奇批评德军在波兰战役中的恶劣行径,甚至提到某些部队的叛乱时,希特勒再也忍不住了,他突然大吼着命令布劳希奇说明这些发生在哪里,具体是哪支部队,他的脸气得发紫。他喘着粗气冲着布劳希奇咆哮,从他发抖的手中抓过那可怜的备忘录拼命撕扯着,那种愤怒的程度真是前所未有。
  希特勒大叫着要求布劳希奇拿出他所指责的“丑闻”的证据,他满嘴白沫地叫嚷着说,“军队的统帅们根本不想打仗”。这一次,“措森精神”及总参谋部里的小集团再也不能阻止希特勒了。希特勒离开了房间,房间里只剩下脸色苍白、神经紧张的陆军总司令。关于此事,后来希特勒向他的秘书弗劳林?克里斯塔?施罗德尔口述了一封措施强硬的信件,他把布劳希奇的意见描述成彻头彻尾的谎言,随后就口授命令要求解除其职务,好在后来凯特尔说服了元首收回成命。
  “黄色方案”仍然在继续延迟,统帅部(OKW)和陆军总司令部(OKH)之间的意见分歧日益尖锐,即使在OKW内部也分化为两派,至少有两位将军——卡纳里斯海军上将和托马斯将军,和大多数的军官一样站在陆军的一边。
  1939年11月23日,希特勒在总理府大厅内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演讲,以阐述自己的观点。他在惯用的低沉语调中开始演说,表达自己对未来的推测和看法。随后他用激动的语气描述道,即将到来的战争将是一雪上次世界大战中德意志所遭受耻辱的“光辉的复仇火炬”。他继续用充满敌意的语气谈起他那些懦弱的军事将领们的防御战略,“如果他们耐心读一读毛奇的著作,他们就会明白只有通过进攻才能决定战争的结局”。他赞扬了空海军所表现出的进攻精神,嘲笑陆军将领们,说他们和1914年一样缺乏赢得一场战争所必需的勇气和能力。希特勒重申他要坚决消除陆军高层蔓延着的失败主义的顽疾。
  当天傍晚,神情沮丧的布劳希奇再次出现在元首面前,他冷冷地告诉希特勒如果他对自己没有信心,他会递交辞呈。但希特勒拒绝接受布劳希奇的辞职请求。他轻蔑地把辞呈推到一边,提醒他“一名将军应该像其他的士兵一样履行自己的职责”。这一天是德国军事的耻辱日,弗朗茨?哈尔德将军在日记中把那天描述成“危机四伏的日子”。从那天起,公开抵制希特勒的西线进攻方案的企图彻底失败,尽避仍然有少数将领持反对意见,但是陆军总司令部的落魄结局让他们大为惊骇,让他们明白反对意见根本不可能被采纳。
  于是总参谋部就只能采取消极抵制的办法,希特勒仍然怀疑将军们在背后不执行他的命令。更为糟糕的是,德国《德意志讯报》此时偏偏刊登了一篇关于元首总部的颇为敏感的文章。希特勒看到此文勃然大怒,指责该报说“总参谋部是历史的缔造者”,而不是他。
  数月之后,希特勒终于发动了入侵法国和低地国家的“黄色方案”,而他的总参谋部也很快发现,元首的计划正在变成一次伟大的胜利。总参谋部的多数人都对西线战事的结果感到满意,而且已经准备停止进攻,保卫已经取得的胜利成果。但是希特勒并不满足于此,他的头脑中已经产生了更大的征服计划。
上一篇:二战十大王牌部队
下一篇:第一次世界大战名将录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